“总共耗时半个时辰,超出原计划时间。”
    潘巍闵看着狼狈万分逃出来的四个学员,脸上的表情并无多少变化,道:“不过,因为我之前探测的时候,未察觉到鼠王的存在,算是有突发状况,所以这一次算是你们合格了。”
    楚痕耸动鼻子,道:“怎么这么臭?”
    韩不负苦笑着,刚要说什么。
    林北辰和白嵚雲同时吼道:“不许说。”
    “嗯?”
    白嵚雲看向林北辰,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狐疑地道:“你难道……”
    林北辰直接道:“没有,我才没有掉进粪坑里,你想错了。”
    话音未落,岳红香和韩不负两人顿时齐齐朝旁边跳开,远离林北辰。
    怪不得之前已经很小心地避开白嵚雲,竟然还是觉得臭。
    原来掉进粪坑里的不止一个。
    “好了,继续出发,进行下一次的任务。”
    楚痕领路,离开山谷,朝着北荒山深处前进。
    几人离开之后不久,一只雄壮的土拨鼠从地下钻出来,鼻子耸动嗅了嗅,然后朝着林北辰等人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半日时间,很快过去。
    夜幕降临。
    河边,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小帐篷。
    潘巍闵在帐篷四周,洒下了药粉,可以隔绝毒虫毒蛇,亦能驱散大部分的野兽。
    林北辰在河边挖了一个坑,底部铺上鹅卵石,再引水进来,变成了一个天然浴池,跳进去好好洗了一个澡。
    白嵚雲、韩不负和岳红香三人看到了,也有样学样,挖了个水池,跳进去洗身上的污渍。
    “你以前来过野外?”
    潘巍闵问道。
    林北辰道:“没有,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办法。”
    笑话。
    贝爷野外探险三百六十五集那是白看的吗?
    篝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火光耀红了少年们的脸。
    一天的试炼下来,四个人都很疲惫。
    但这种荒野中的厮杀,又让他们感觉到有趣,也在无形之中,不断地成长。
    尤其是猎杀不同的魔兽,见血之后,他们身上多了一抹淡淡的杀气,心智越发的沉稳。
    这就是试炼的好处。
    杀生和杀人不一样,但足以让菜鸟们成长起来。
    距离帐篷约百米外,一只壮硕的土拨鼠,鬼鬼祟祟地小心观察着。
    突然,它的瞳孔,骤然一缩,露出仇恨的光芒。
    因为它看到,那几个人类将自己的同族剖皮洗涮,然后穿在木棍上,烤了起来。
    啊。
    那是瘸三……
    它认出了其中一个死去的同族的身份。
    人类,残暴的生物。
    你们等着吧,伟大的鬼鼠皇帝,一定会要你们付出代价。
    土拨鼠恨恨地想着。
    过了片刻之后。
    “嗯?这是什么味道?好香……”
    它盯着远处篝火上已经外焦里嫩的‘瘸三’的身体,突然陷入了沉思。    这香味,是烤肉的味道?
    原来肉烤熟了以后,竟然比浆果和草谷好吃?
    土拨鼠突然觉得,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自己面前徐徐展开。
    营地中。
    “差不多可以吃了。”
    楚痕熟练地将烤好的无尾鬼鼠撕开,分给其他人。
    林北辰犹豫了一下,没有接,道:“不能随便吃野味,尤其是这种鼠类生物,万一有鼠疫传染怎么办?”
    楚痕哭笑不得地道:“无尾鬼鼠是北荒山中最佳食材之一,肉质嫩,营养足,是许多冒险者和佣兵小队的首选食材,吃了这么多年了,没有出现过任何灾祸,你就放心吧。”
    林北辰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这个世界很危险。
    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得个什么传染病就挂掉。
    再说了,【百度网盘】中备满了各种食物,还有悦来客栈的桃花酿,都是卫生可靠的,没必要冒险。
    吃饱喝足,几人开始包扎身上的伤口。
    今天先闯鬼鼠谷,后又杀了一群飓风鬣狗,四个学员除了林北辰,其他都带伤,拆掉绷带时,都疼的呲牙咧嘴。
    好在来时,众人身上都待了金疮药。
    敷药之后,可以镇痛,亦可促进伤口愈合,大概最多一两天,这些伤势就痊愈了,也不会留下什么疤痕。
    “哈哈,韩师兄,我来给你治吧。”
    林北辰心中一动,来到了韩不负的身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水系玄气治疗效果。
    很快,韩不负身上的伤痕,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这下子,不只是白嵚雲三人,就连楚痕和潘巍闵,眼睛都直了。
    “你的水系玄气,竟然可以如此快速地治疗伤势?”
    楚痕不可思议地道。
    林北辰道:“也是昨天觉醒了玄气之后,回去才琢磨发现的。”
    潘巍闵也很震惊地道:“一般而言,五行玄气中,木系和水系都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那需要特别的秘技配合,能够修炼这种秘技的水系、木系武者,也是少之又少,但像是北辰同学这样,直接用原始玄气就可以治疗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水系玄气不一般,应该不是某种基于水系的特殊变种玄气。”
    林北辰听得眼前一亮。
    特殊变种玄气?
    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
    “你觉醒玄气了?有这样的本事,也不早点说,不够意思,快帮我疗伤。”
    白嵚雲兴奋地道。
    “呃……好呀好呀。”
    林北辰顿时笑的贼也兮兮地道:“不过,我实力不够,还无法做到玄气离体外放,所以只能用手触摸才能治疗,你哪里受伤了?”
    白嵚雲一呆,看了一眼自己大腿内侧的伤势,默默地退了回去。
    林北辰看向岳红香。
    书卷气古典美女笑了笑,很自然地双手抱胸,遮住伤势,道:“我也暂时不用。”
    潘巍闵突然开口道:“我倒是知道一个很简单的水系秘术【水环】,原本是水系武者用来洁身净体的小玄术,但既然你的玄气具有治疗之效,也许配合这个小玄术,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说着,当场演示了一下。
    却见他一抬手,一个淡蓝色的光环,从手中丢出来,落在自己的身上。
    水雾迷离过后,衣袍上的尘土和污渍,都被驱散,整个人浑身上下,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演示完毕,又将施术要点,详细地讲解了一遍。
    原来这位一年级的年级主任,竟然也是一位觉醒了水系玄气的武者。
    而他也说的没错,【水环】的确是一个很小的玄术。
    以至于林北辰在手机中生成的app,只需要200mb的流量,就可以下载完成。
    而且安装之后,大概也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林北辰就完全领悟了。
    他运转玄气,随手一抬。
    一道蔚蓝色的光环,从他的手中飞出,落在了白嵚雲的身上。
    “啊……”
    傲娇的大胸萝莉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身上的污渍去除,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好了一半。
    “什么感觉?”
    林北辰问道。
    “简直堪比神殿祭司的治疗神术,快,快再给我丢几个水环。”白嵚雲大喜过望地道。
    林北辰道:“哦?你仔细感应一下,没有什么副作用吗?”
    白嵚雲很肯定地道:“绝对没有。”
    “那我就放心了。”
    林北辰说着,随手又施术,连连丢出几个水环。
    不过却是丢给了岳红香。
    后者一怔,面色猛地殷红如血,一下子抓紧了手臂,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表情有些怪异,但身上的伤势,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彻底恢复。
    “好了,停,快停下……我……我可以……可以了。”
    岳红香颤抖着,红着脸连忙道。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心生疑惑。
    怎么回事?
    这表情,有点儿……似曾相识啊。
    一边的潘巍闵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感慨道:“之前就一直挺老楚说,北辰同学是个天才,本有点儿不信,没想到竟然真的天才如斯,【水环】虽然只是一个小玄术,但当初我学习的时候,也用了足足十天的时间,才能做到你这样抬手瞬发的程度。”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见笑见笑。”
    扭头一看,却见白嵚雲正气鼓鼓地盯着他,一脸要杀人的表情。
    “咦?咋了啊这是?”
    “林北辰,你个魂淡,原来刚才是在那我做试验。”
    “呃,那还不是因为你皮糙肉厚,就算是出错,也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嘛。”
    “我不管,快给我治疗,现在,立刻。”
    “好好好。”
    几个水环丢过去,白嵚雲顿时满足地叫了起来:“啊,舒服。不仅仅是伤好了,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连玄气都变得充盈了起来,好像是休息了一天一夜一样,太神奇了。”
    打打闹闹一阵,夜色已深。
    四个学员回到帐篷中休息入睡。
    楚痕和潘巍闵两个人,则在外面守夜。
    一夜时间,飞速而逝。
    第二天。
    林北辰被‘吱吱吱’的尖锐愤怒的鼠叫声吵醒。
    他走出帐篷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章节目录

剑仙在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乱世狂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世狂刀并收藏剑仙在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