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真人,承让了!”
    虽然张三丰认输,但黄裳对这位武道宗师反而是愈发敬重起来。
    他心里很清楚,张三丰对他是放水了,若不是张三丰一边跟他交手一边认真教他太极拳精义,最终让他领悟了太极奥义的话,那光靠他的身手就算学会了天山折梅手和独孤九剑也绝对不是张三丰的对手。
    这其中的差距,就像是你学会了如何使用一把枪械,甚至知道这枪械的每一个构造,可却依旧无法跟那些长年累月用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相比一样。
    甚至就算是现在,黄裳扪心自问如果张三丰全力以赴跟他拼斗的话,他跟张三丰之间的胜负也不过是三七开,他三张三丰七,这还是算上了他身体素质和耐久能力方面的优势才得到的胜算。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此刻心中也是升起一丝疑惑。
    为什么张三丰要对他放水,甚至是要教他太极拳?
    想到这里,黄裳也是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不过张真人……为什么您要……”
    “贫道说了,喝了你的酒总是要卖你几分面子的嘛。”
    看着黄裳那疑惑的样子,张三丰哈哈一笑,道:“更何况你除灭祖巫分身,为人类立下大功,又与圣灵一族有缘,再加上炎黄二帝和吕祖的面子,贫道我怎么着也要让你三分。”
    说到这里,张三丰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道:“就当……是老道我提携道门的晚辈了,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更何况咱们都是人教一脉,不是吗?”
    “这……”
    听到张三丰的话,黄裳顿时愣住了,随后忍不住问道:“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原来张三丰竟然已经认出了他道门中人的身份,不过他怎么着也想不明白张三丰是怎么把他给认出来的,明明他已经隐藏得很好了啊。
    “哈哈,你虽然用的都是巫师一脉的秘法,但从根源上运用的却还是道家的灵力,而且即便你把法衣隐藏在了那宝甲之后,可那种波动却也瞒不过老道我。”
    张三丰哈哈一笑,道:“更别说你体内那玄奥的阴阳二气,那可不是西方那些蛮子玩得转的东西。贫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隐藏道门弟子的身份,但看你能够扯吕祖虎皮,又有如今这修为的份上,猜也能猜出几分,不过你放心,贫道嘴是最严的,万万不会把你人教弟子的身份泄露出去……不然的话你以为为何远桥他们下去之后便再没过来了?”
    “多谢前辈!”
    直到此刻黄裳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了,以至于峨眉、蜀山和茅山三脉的嫡传弟子都没能发现他道门弟子的身份,可没想到最终却是在张三丰这位道门宗师的面前露了马脚,看来以后自己须得更加小心才是。
    至于自己人教弟子的身份,这只要看穿了自己的道门传承其实并不难猜,毕竟有如此实力,又能毫无顾忌的扯吕洞宾的虎皮,而且还要隐藏身份,甚至还如此急切的想要提升实力,这已经证明黄裳十有八九是跟下一次天变时的道子之争有关,而且是人教一脉。
    而恰巧武当也是人教一脉,所以看在香火之情同门之谊还有那些美酒和大佬的面子上,张三丰给他放水,甚至是教他太极拳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好了,太极的奥义无穷无尽,对你这种身具阴阳二气之人更是受益无穷,你以后可是要好好参悟,别浪费了老道一番苦心就是。”
    看着黄裳那认真和感激的样子,张三丰哈哈一笑,道:“还有,如果你真要谢老道,那下次就多给老道带点好久,哈哈,炎帝的美酒可不是那么好拿到的。”
    说到这里,张三丰的神色却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不过我有一事需要提醒你,你虽然过了这前面两关,但想要见真武大帝却还有一关要过,那一关即便是对贫道而言也是非常麻烦,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收手,贫道会为你叫开其他无关人等,你不必担心身份泄漏,大可放肆出手。”
    “下一关这么难?”
    听到张三丰的话,黄裳神色也是一变。
    要知道他之前已经在跟武当七侠还有张三丰的战斗中展现出了足够强大,甚至是足以碾压巨大多数传说境强者的实力了,可即便如此张三丰却依旧还是这么说,难道那第三关真有这么难?
    “你要知道那老东西最是惫懒,能睡的话是万万不想起的,所以为了怕有人打扰他,他把那最后一关自然是能设多难就有多难。”
    提起真武大帝,张三丰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碍于规定,贫道并不能跟你说那大阵的具体信息,所以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摸索……能不能过这最后一关,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和本事了。”
    说完,张三丰挥了挥手,黄裳眼前便是一阵光影流转,随后他便跟张三丰一起来到了一座几乎比太和宫还要宏伟,显得无比**和苏牧的宫殿群前。
    “这是玄天玉虚宫,乃是我武当最大的殿堂,也是真武大帝的安眠之所。这玄天玉虚宫建造于永乐年间,虽然后来被毁,但如今已经重新复原了。”
    看着前方那座宏伟的大殿,张三丰摇了摇头,说道:“这座大殿是我武当禁地,唯有闯过了前面两关的人才能进入其中,而且一旦进入就会深陷大阵,即便是老道我也不例外。老道我已经是一把年纪了,就不陪你去吃这个苦头了,你自己请便吧……”
    说到这里,张三丰微微顿了一顿,然后接着说道:“对了,虽然不知道你是凭借何种神通穿过了我武当重重禁制,但是这种神通在这一关最好不要用,免得让那老东西找到借口,赖皮不肯见你……相信我,这种事他绝对做得出来!”
    “知道了,多谢真人提点!”
    听到张三丰的话,黄裳神色一肃,点了点头。
    若是不能用彩虹桥的话,那他就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闯过这一关了。
    不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是断然没有犹豫和后退的可能!
    所以下一刻,黄裳便深吸一口气,直接推开了这玄天玉虚宫的殿门,走了进去!
    ps:第三更奉上,求支持,么么哒!

章节目录

末世神魔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不冷的天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冷的天堂并收藏末世神魔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