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竹清真的被吓住了。
    负责整个春晚表演人员和节目的工作……
    一般四五个小时的除夕夜直播里面,会有几十个节目,大多数节目都得是花团锦簇人海战术的热闹场面,就连唱歌表演,多半都得好几个大明星凑一首歌。
    因为这个舞台地位太高,能不能上春晚,几乎是当红明星的咖位分水岭,就算是天王天后上台,也很可能要跟别人拼桌子。
    再大的牌,来这舞台,都得苟着。
    现在把管理这部分的权限,交给她来做。
    面对一大堆顶流明星?
    是不是未来天皇巨星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清姐?
    可以想见这样的身份曝光以后,在影视圈会形成多大的冲击。
    不懂的不知道这份量有多大。
    恰恰就是江竹清这种半壶水才被吓住。
    自己未来的演艺生涯可能都会因此被彻底改变。
    福祸参半的那种。
    唐建程看了喂:“怎么了?”
    江竹清难以置信:“我就……分管那么多表演明星和团队?”
    唐建程赶紧分享经验:“也不是你直接管,要懂得带领团队,我们会跟电视台、文化口的各部分衔接,还有万长生自己这边调动人手充实进来,也没多吓人。”
    导演就是要能够统筹整个纷繁复杂的剧组局面,所以他还算有点心得。
    江竹清悄悄做深呼吸。
    万长生回来看见:“怎么?”
    江竹清再确认下:“我们这次全都换新人,还请大明星吗?”
    万长生点头:“请啊,观众喜闻乐见的可不都是想看大明星么,又不多花钱,这是大便宜,肯定要占。”
    唐建程都被万长生这种脑回路刺激到,怎么一点艺术家的派头都没有呢?
    江竹清艰难的开口:“我一个刚上路的十几线小演员,去面对各种顶流明星,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内心和底气,这太颠覆我的认知了。”
    唐建程这才明白江竹清的困惑。
    万长生可以顺口说不行就换人的,这样的机会有大把的人抢着上。
    说到底江竹清还是因为处在一个可上可下的中间层面,她已经有了比较好的基础,也许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成为更闪亮的明星,所以她才会权衡才会犹豫。
    但美人发愁的样子就跟西子捧心一样好看。
    万长生不要脸的笑了:“春晚是个舞台,不光是给全国人民看的舞台,也是给圈内人看的舞台,
    围绕舞台的所有方方面面都在明眼人的视线里,人人都挤破头的想上春晚,我们仨已经基本上确定能站在这个舞台上了,
    你就是个演员,演好这个角色,至于能不能成为女主角那要看运气,起码你已经是你自己的女主角了。”
    唐建程特么快三十岁了,各种剧组呆过无数次,看到过的演员、导演也是用斗来装。
    这会儿还是有种“卧槽,见过撩妹的,没见过撩得这么有技术含量的……”
    如果他来导这场戏,万长生应该是轻轻抚着女生的长发说这番话。
    因为江竹清的神态已经是这种反应了,眼里陡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这应该就是佛家所说的顿悟。
    万长生用一句话就给她指明了方向。
    人生何尝不是一出戏呢。
    看透了这点,先平静冷静的考虑下,这个纷繁复杂的角色,应该呈现出什么样才是最佳,然后照着演就是了。
    这本来就是演员揣摩角色的套路。
    却被万长生反过来用,用来面对解答人生的困惑。
    江竹清是个挺认真的性子,当初刚认识钟明霞,还跟着她去体验生活。
    从这再重逢见面,万长生和杜雯都多少能感觉到,她这种认真的人,在逐渐离开校园,面对现实残酷的社会时候,有点摇摆和迷茫了。
    差不多就是修仙小说说的那种道心不稳。
    越过这坎可能就海阔天空,迈不过去说不定会走火入魔。
    人生何尝不是一种修行呢。
    所以接下来江竹清再看万长生,眼里多少有种迷醉的味道。
    万长生看得出来:“还有什么困惑吗?”
    江竹清轻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说完这话就低下眼帘,旁边唐建程内心长叹口气,可能在想我当导演的时候怎么就没这种发挥水平呢。
    万长生再提醒下:“我们是工作伙伴,我非常乐意看见每个参与者能从我们的合作中爆发提升自己的境界,如果仅仅停留在赚多少钱,情啊爱的层面,往往都很快就会在齐头猛进中掉队,因为掺杂个人私心杂念,是这种工作的大忌。”
    江竹清再深呼吸,变得干脆不少:“是!我明白了。”
    真是数息之间,百转千回唯自知啊。
    席导没留下来跟万长生多说什么,她很放心。
    但这次会议的直接结果就是,三人组正式接过今年春晚组委会的招牌,虽然这个组委会拥有一大堆头衔的领导,但基本还是导演负责制。
    就跟一个剧组差不多。
    这栋国家电视台隔壁的媒体艺术中心的春晚筹备办公室就交给他们了。
    运行几十年的春晚,早就按部就班的套路化。
    差不多三四百平米的办公区专门给春晚安排的,这座配套酒店开房的话基本都是记账,最高峰时候住个一两千人也是正常情况,隔着个停车广场那边,艺术中心标准的千人剧场随时调用。
    至于电视台的各种设备,国家电视台应有尽有,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去借用,还得有点人脉。
    真正国家级的底蕴,就像画家随手拿起画笔,发现旁边各种颜料都是用吨来计算的放在旁边,只看你能不能画出一幅五彩斑斓的作品了。
    哦,春晚可不是你想画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儿的。
    这是最烦的一点。
    春晚不是一台单纯的晚会。
    要歌颂要美化,要拜年要感动,一个劲的添加各种要求,还得非要拽着观众的嘴尬笑。
    真是太难了。
    唐建程推开有些灰尘的办公室大门,也忍不住要给自己减压:“这就感觉接了个投资几亿的大制作,没点底气,心里真是慌得要命,我们怎么……把这里填满呢?”
    幸好最近做了几单几千万的艺术社区业务,搞定近十个亿的艺术中心,对万长生的底气确实有提升作用。
    把手指在空荡荡的桌面上敲几下:“那就……广撒英雄帖吧,开个记者招待会,宣布我当导演的事情,再网上推动炒作,公开招募春晚节目,瞬间就能把这里填满。”
    另外两位不知咋的,光是听这进度变化,都觉得心慌。
    唐建程还主动提钱:“资金呢,我们现在是找电视台要赞助,还是找相关部门划拨专项资金?”
    万长生不发愁:“我……找秘书借点钱先垫上吧,这种事情总得先做出点场面,才好让人挤着来送钱。”
    新秘书吓得一激灵:“啊?”
    万长生赶紧:“哦哦,是我江州的秘书。”
    其实这也要不了多少钱,几百千把万就能把事情运转起来。
    找贝赫耶借钱还不是因为这点钱对土豪妹子是九牛一毛,万长生自己掏钱,或者找杜雯、钟明霞那都差不多倾囊而出,万一还有点别的什么事情要用,就捉襟见肘了呗。
    总不能找欢欢和老妈要钱吧。
    但眼前的场面,万长生自己就能支撑,在平京大美社的成员群里叫一声,中午就有近百人带着笔记本电脑之类的过来吃盒饭了!
    不干嘛,就是撑场面。
    在这些家伙从各处过来的一两个小时里,万长生还找了清洁公司来做清理。
    马上显着好像挺忙碌的样子。
    唐建程和江竹清对他这种面子工程有点莫名其妙。
    但马上就意识到了效果。
    因为下午开始,首先是唐建程约的自己那些师兄弟。
    接着两三天时间,从广播学院、电影学院以及戏剧学院毕业,然后分布在广播电视系统里面的那些年轻人。
    陆续得知消息来春节联欢晚会筹备办公室、导演组来看看,来了解情况,来打探消息。
    看见的就是满满一屋看起来挺生机勃勃的状况。
    心理上都会觉得这已经顺理成章的在运行中。
    接二连三的对唐建程表达了很希望参与进来的意愿。
    空荡荡冷清清的地方就很难形成这种心理暗示!
    就像香火不盛的庙子没人拜一样。
    而且大家来也不是不做事。
    对这个办公区做包装呀。
    说起来要用四个月呢。
    套路就跟当初万长生和杜雯那套房改金牌导师公寓一样。
    包起来!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直接把几百平米办公区,全都用充满春节喜庆色彩的喷绘裱在广告kt板上,从入口处就包起来。
    让人只要走出电梯迎面就是卧槽,这时候就开始充满年味儿了?
    等几天后国庆节到来的时候,那些打样的周边产品已经陆续发到平京,开始堆放在前台接待,办公区桌面和会议室。
    到处都挂满了春联、福包、爆竹串儿等各种物件。
    不管工作进展到哪一步,首先让这里已经充满了春节的气氛。
    然后万长生选在国庆前一天,在这家酒店会议大厅召开了新闻媒体发布会。
    宣布今年的春晚导演团队正式成立,面向全国、全球华人征集春晚节目!
    真是应了席导那句:“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章节目录

大美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中秋月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秋月明并收藏大美时代最新章节